“互联网+”加出农业发展新模式?

2015减贫与发展论坛今日举行习近平发表主旨演讲

“上网都是他们年轻娃子们玩的东西,没想到现在咱卖个猕猴桃也能跟互联网扯上关系了。”金秋十月,又到了猕猴桃收获的季节,西峡县丁河镇奎文村猕猴桃种植大户唐大孔迎来了来自深圳百果园的收购商,在向收购商展示他家的猕猴桃之后,唐大孔感慨道,“福之地·乡村合作社”不仅给他带来了种植技术上的改变,也让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跟互联网也沾上边了。”

原标题:多种模式推进农村产业融合

《携手消除贫困促进共同发展》

“福之地·乡村合作社”是由深圳广电集团和南阳电视台共同打造的服务“三农”的专业机构。打造一个集产前信息服务、产中技术指导、产后市场服务的全过程、全方位、全领域的三农电子商务平台,线上与线下结合,实现电子商务本地化,做好农业生产服务,并依托农业大数据服务大宗农产品采购商,创造出一种南阳电商新模式。

鉴于我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面临的特殊环境及一系列挑战,可以考虑采取多种模式推进中国现代农村产业融合:

人民网北京10月16日电
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今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在南阳市设立南阳总社,并快速在县级地区设立中心社,村镇地区设立卫星社,以电视媒体宣传的方式为南阳地区的农民提供农业科技服务。2014年12月至今,“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已在南阳13个县区发展村级加盟社280多家。

1.延伸农业产业链或发展农业循环经济。这种方式既可能发生在企业、合作社或农户、家庭农场等涉农产业组织内部,也可能发生在企业、合作社、农户、家庭农场等不同产业组织之间,通过组建涉农产业联盟或深化分工协作的方式来实现。

以下为讲话全文:

大数据下的农业产销布局

2.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相关产业组织通过在农村空间集聚,形成集群化、网络化发展格局。如发展一村一品、一乡一业等。这里的农村包括县城和小城镇。

尊敬的代比总统,尊敬的基塔罗维奇总统,尊敬的洪森首相,尊敬的巴妮主席,尊敬的加西亚副总统,尊敬的克拉克署长,尊敬的陈冯富珍总干事,尊敬的卡马特行长,尊敬的金立群候任行长,尊敬的各位使节,尊敬的各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我的300多亩土地都有了种植计划,他们说这是市场经济下的‘计划经济’。”南召县小店乡种植户李鹏说。今年36岁的李鹏以前是做食品生意的,2013年流转了300多亩土地,开始做有机果蔬种植。由于缺少经验加上对市场预判不足,前两年都处于亏损状态。今年年初,“福之地·乡村合作社”通过自己搭建的南阳农业信息数据库对李鹏的土地进行规划,建议他种植西瓜,并为其提供技术指导。西瓜收获季,“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又主动帮助李鹏联系到电商企业每天惠,让他不再为销路犯愁。

3.农村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虽然在空间上分离,但借助信息化等力量实现网络链接,如部分公司+基地+农户、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发展线上线下有机结合的农业等。

消除贫困,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是各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消除贫困始终是广大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重要任务。

“我们合作社利用互联网建立了涵盖整个南阳地区的农业信息数据库,用信息化的手段为农民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农民做好生产经营规划,为农产品寻找销路。”“福之地·乡村合作社”董事长阮庭成告诉记者。

4.通过开发、拓展和提升农业的多种功能,赋予农业的科技、文化和环境价值,提升农业或乡村的生态休闲、旅游观光、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功能,发展休闲观光农业或创意农业,或打造富有历史、地域和民族特色的特色景观旅游村镇。

在2000年召开的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各国领导人通过了以减贫为首要目标的千年发展目标。那时以来,各国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采取行动,进行不懈努力。到今年,全球在消除贫困、普及教育、防治疟疾和肺结核等传染病、提供清洁饮用水、改善贫民窟居住条件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特别是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减贫目标基本完成,全球减贫事业取得重大积极进展。

目前,“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已经建立了各个卫星社农业情况数据库,对土地普查建档,建立农产品试验基地。在农业信息大数据库中对南阳地区各个农产地的种植物、种植规模、农作物成熟时间以及农产地的发展状况作了详细的记录。

5.开发食品短链,用可持续的农业生产方式生产出本地化、可持续、替代性食品。与延长农业产业链的常规农业产业化方式不同,开发食品短链的方式,应注意尽可能减少中间环节,确保消费者尽可能了解食品生产和流通过程的全部信息,保障食品安全并改善消费体验。这里的“短”,不仅包括空间距离的“短”,还包括围绕产品的各类信息透明可见。许多地方的土特餐厅,食品原料来自本地化的传统种养或自种自养,是典型的食品短链方式,既重视本地食品企业与本地休闲观光农业或乡村旅游的结合,又重视本地食品生产企业与餐饮企业的联系。

在上个月召开的联合国发展峰会上,各国通过了以减贫为首要目标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再次向世界展示了国际社会携手消除贫困的决心和信心。

在数据库中,记者看到了一条关于南阳宛城区黄台岗镇的描述:黄台岗,种植作物以胡萝卜、土豆为主,过去规模有10万亩,因生产技术落后导致农产品在市场上缺少优势,今规模已缩减至2万亩……像这样的信息记录数据库中还有很多,阮庭成说:“我们利用大数据库,可以对农业生产及发展做精准的分析与规划,指导加入我们合作社的会员进行有计划的生产,避免他们因大规模种植某种作物由于销售不畅而利益受损。”

由于种种原因,贫富悬殊和南北差距扩大问题依然严重存在,贫困及其衍生出来的饥饿、疾病、社会冲突等一系列难题依然困扰着许多发展中国家。“足寒伤心,民寒伤国。”我们既为11亿人脱贫而深受鼓舞,也为8亿多人仍然在挨饿而深为担忧。实现全球减贫目标依然任重道远。

上下并行用两条腿走路

今天,我们相聚在北京,就是要向世界表明,我们将加强减贫发展领域交流合作,互学互鉴,共享经验,积极呼应和推动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落实。

“香港人也吃我们种的芥兰菜。”家在镇平县侯集镇王官营村的蔬菜种植户张新说。10月11日,香港德联行采购人员来到张新的田里,并现场签订采购合同。

各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张新告诉记者,他田里的50亩芥兰菜经过“福之地·乡村合作社”生物技术改造后茎杆更粗,口感更脆,而且无粗纤维吃起来没有渣感。在芥兰收获时,“福之地·乡村合作社”把他的芥兰种植及收获信息发布在自己的网络销售平台上,这批芥兰菜被香港的德联行看中并收购,德联行公司表示如果可以保持质量稳定便建立长期收购合作。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直是世界减贫事业的积极倡导者和有力推动者。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人民积极探索、顽强奋斗,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减贫道路。我们坚持改革开放,保持经济快速增长,不断出台有利于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发展的政策,为大规模减贫奠定了基础、提供了条件。

借助互联网让优质农产品走进城市人的餐桌只是农业产业化道路的“一条腿”,而保障农业生产资料特别是种子肥料等农资产品的下行则是农业发展的“另一条腿”。

我们坚持政府主导,把扶贫开发纳入国家总体发展战略,开展大规模专项扶贫行动,针对特定人群组织实施妇女儿童、残疾人、少数民族发展规划。

“南阳地区每年要使用肥料300多万吨,拥有近千亿的农资市场规模,这也是我们想要开发的一块市场。”“福之地·乡村合作社”总经理孙万斌告诉记者,为了开拓这个庞大的市场,“福之地·乡村合作社”根据农民的需求与可信赖的农资厂商联系,减少中间环节,以团购价为农业生产者提供优质肥料以及其他农资产品,推动农资产品下行。农业生产者通过“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平台直接与农资厂商对接,使农资产品从厂家直接送到农户手中。

我们坚持开发式扶贫方针,把发展作为解决贫困的根本途径,既扶贫又扶志,调动扶贫对象的积极性,提高其发展能力,发挥其主体作用。我们坚持动员全社会参与,发挥中国制度优势,构建了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形成了跨地区、跨部门、跨单位、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多元主体的社会扶贫体系。

农业生产者的产品通过“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平台直接对接大宗农产品的采购商(包括大型的贸易商和超市等)进行销售。同时,通过对生产信息的提前掌握,农业生产的盲目性在很大程度上得以改善,缩短农产品的贸易链条,同时又能防止农业生产者受到假农资的危害。

我们坚持普惠政策和特惠政策相结合,先后实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2000年)》、《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在加大对农村、农业、农民普惠政策支持的基础上,对贫困人口实施特惠政策,做到应扶尽扶、应保尽保。

“我们致力于成为农民与农产品采购商、农资生产商之间的桥梁。使农产品上行,农资下行,用电商手段发展农业产业化。通过上行及下行的有机结合,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闭合循环圈,让农业发展形成两条腿走路格局。”孙万斌说。

经过中国政府、社会各界、贫困地区广大干部群众共同努力以及国际社会积极帮助,中国6亿多人口摆脱贫困。2015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在中国基本实现。中国是全球最早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两大平台为农业生产护航

回顾中国几十年来减贫事业的历程,我有着深刻的切身体会。上个世纪60年代末,我还不到16岁,就从北京来到了陕北一个小村庄当农民,一干就是7年。那时,中国农村的贫困状况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我当时和村民们辛苦劳作,目的就是要让生活能够好一些,但这在当年几乎比登天还难。

“秋是金,冬是银,施肥莫等春来临。”10月15日,西峡县丁河镇万亩猕猴桃示范园里,农业专家宋五江正在给果农讲解施肥时机。

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我到过中国绝大部分最贫困的地区,包括陕西、甘肃、宁夏、贵州、云南、广西、西藏、新疆等地。这两年,我又去了十几个贫困地区,到乡亲们家中,同他们聊天。他们的生活存在困难,我感到揪心。他们生活每好一点,我都感到高兴。

像这样的让农业技术专家深入田间地头,为种植户做专门的技术指导是“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农业科技服务站的首要任务。乡村合作社组成一个包括南阳、台湾、日本等地的各领域农业专家的专家库,专家团队通过卫星社深入到田间地头,为当地的老百姓提供农业技术服务、病虫害防治指导,电视台记者随行采访并制作出专题节目播出,引导农民科学种田,帮助农民增产、增收。

25年前,我在中国福建省宁德地区工作,我记住了中国古人的一句话:“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至今,这句话依然在我心中。

“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大农业电子商务平台是通过线上和线下两大平台的结合,实现电子商务本土化,做好农业生产服务,线上平台主管销售与宣传,帮助农业生产者寻找农产品销售途径与农资产品进购渠道;线下平台通过卫星社为周围群众提供技术指导和产业服务,用两大平台为农业生产发展保驾护航。同时依托农业大数据服务大宗农产品采购商,结合农村金融和产业保险服务,实现农业生产者、产品采购商和乡村合作社的三方共赢。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线上、线下向农民宣讲三农政策、生产经营技术,并且注重对特色产业生产技术的培训和典型致富案例的分析,为千家万户农民搭建对接市场的大通道,解决他们产后的市场问题。”阮庭成说。

当前,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就是要实现人民幸福。尽管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但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缩小城乡和区域发展差距依然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

推广农村电商新模式路还很长

全面小康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小康,不能出现有人掉队。未来5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是中国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重要一步。

尽管“福之地·乡村合作社”在农村电商领域做出积极探索,但缺少有力的担保机构特别是金融机构支持,发展村级卫星社进程缓慢等,都制约着农村电商新模式的发展。

为了打赢这场攻坚战,我们将把扶贫开发作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主要内容,大幅增加扶贫投入,出台更多惠及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政策措施,提高市场机制的益贫性,推进经济社会包容性发展,实施一系列更有针对性的重大发展举措。

“福之地·乡村合作社”目前面临的问题,就凸显了农村电商发展中的这些尴尬:已经建成并服务农民的线上网络平台、线下服务平台、农村金融及保险平台,苦于没有有力的担保机构给予支持,资源得不到有效利用;此外,“福之地·乡村合作社”电商平台发展之初,利用电视媒体推广宣传的方式虽然便利,但在互联网风头正劲的发展趋势下,“福之地·乡村合作社”村级卫星社的发展过程过于缓慢,无法服务更多的农户。

现在,中国在扶贫攻坚工作中采取的重要举措,就是实施精准扶贫方略,找到“贫根”,对症下药,靶向治疗。我们坚持中国制度的优势,构建省市县乡村五级一起抓扶贫,层层落实责任制的治理格局。

缺乏农村电商平台成长所需的发展环境,也是“福之地·乡村合作社”等一批电商平台需要面对的难题。实践证明,农村电商平台对于农民增收和农业产业化发展都会形成强大的拉力。

我们注重抓六个精准,即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确保各项政策好处落到扶贫对象身上。

“我们的目标是把这种“互联网+”指导下的农业发展新模式推向更多地区,让更多农民受益,但毋庸置疑这条路还有很长。”阮庭成说。

欧洲杯盘口,我们坚持分类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我们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支持和鼓励全社会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参与扶贫。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我们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让贫困地区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良好教育,让他们同其他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向着美好生活奋力奔跑。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消除贫困是人类的共同使命。中国在致力于自身消除贫困的同时,始终积极开展南南合作,力所能及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援助,支持和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消除贫困。

60多年来,中国共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近4000亿元人民币援助,派遣60多万援助人员,其中700多名中国好儿女为他国发展献出了宝贵生命。中国先后7次宣布无条件免除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对华到期政府无息贷款债务。中国积极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大洋洲的69个国家提供医疗援助,先后为120多个发展中国家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提供帮助。

消除贫困依然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全球性挑战。未来15年,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是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要凝聚共识、同舟共济、攻坚克难,致力于合作共赢,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各国人民带来更多福祉。为此,我愿提出如下倡议。

第一,着力加快全球减贫进程。在未来15年内彻底消除极端贫困,将每天收入不足1.25美元的人数降至零,是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首要目标。如期实现这一目标,发达国家要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援助,发展中国家要增强内生发展动力。

在前不久召开的联合国系列峰会上,我代表中国政府提出了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一系列新举措,包括中国将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继续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力争2030年达到120亿美元;免除对有关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未来5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6个100”的项目支持,包括100个减贫项目、100个农业合作项目、100个促贸援助项目、100个生态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项目、100所医院和诊所、100所学校和职业培训中心;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2万个来华培训和15万个奖学金名额,为发展中国家培养50万名职业技术人员,设立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等等。

“仁义忠信,乐善不倦”。中国人民历来重友谊、负责任、讲信义,中华文化历来具有扶贫济困、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在此,我愿重申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坚定承诺。

第二,着力加强减贫发展合作。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减贫交流合作关系,是消除贫困的重要保障。

中国倡导和践行多边主义,积极参与多边事务,支持联合国、世界银行等继续在国际减贫事业中发挥重要作用;将同各方一道优化全球发展伙伴关系,推进南北合作,加强南南合作,为全球减贫事业提供充足资源和强劲动力;将落实好《中国与非洲联盟加强减贫合作纲要》、《东亚减贫合作倡议》,更加注重让发展成果惠及当地民众。

中国将发挥好中国国际扶贫中心等国际减贫交流平台作用,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更加有效地促进广大发展中国家交流分享减贫经验。

第三,着力实现多元自主可持续发展。中国坚定不移支持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推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对接发展战略,推进工业、农业、人力资源开发、绿色能源、环保等各领域务实合作,帮助各发展中国家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前不久,我在联合国主持召开了南南合作圆桌会,同20多位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一道,交流南南合作经验,达成广泛深入的共识。中方愿同广大发展中国家不断深化减贫等各领域的南南合作,携手增进各国人民福祉。

第四,着力改善国际发展环境。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建设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经济金融体系,为发展中国家发展营造良好外部环境,是消除贫困的重要条件。

中国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丝路基金,就是要支持发展中国家开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帮助他们增强自身发展能力,更好融入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为国际减贫事业注入新活力。

最后,我呼吁,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共建一个没有贫困、共同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懈奋斗!祝这次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